薄荷糖

夏天是最好的季节

[律生贺02/24H]世界可以假,爱情必须真

>> 上一棒执执@保持健康 

>> 下一棒鸦鸦@鸦呀呀呀

*最上paro



01.



“不好意思,借过。”律这样说着,往走廊的另一侧人群里迈了一大步。以此终于确定,那个被欺凌者坚持抬起头看的人真的是自己。


——他几乎能透过那个被欺凌者被牛奶粘成一束束的额发看到他微微睁大的眼睛。


律快步把哄笑声甩在后面,心中隐隐有点疑惑,为什么一个素昧平生的高年级生会向自己寻求帮助?是因为学生会臂章吗?


他不想管闲事,却对这个场景有天然的厌恶感,心里隐隐把“精英校园”计划提上了日程。


结果当天放学从桥上走过的时候又遇到同一个人在河岸上被小混混缠住。


只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的影山律,怎么也预料不到这个画面日后将反反复复出现在他的噩梦中:牢笼一样的纵横桥索,被按住头顶无力挣扎的少年,以及铺天盖地冷得像个幻觉的橙红色夕阳。



02.



“这里没有师傅,没有肉改部,没有小酒窝,没有爸爸妈妈,”茂夫回忆了一下今天看到的那个走廊上的人,“也没有律,只有一个和律长得有点像的人。便利店的咖喱没有律做得好吃,”想了想,又写“不过至少勺子不会弯了,妈妈知道一定很开心。”


“浅桐小姐作为转校生出现在了学校里,健康的她看起来非常有活力,希望我能早日救她出去。”他想起被牛奶浇了一头的委屈,鼻子酸了酸,但没往日记上写。


“最上先生为了让我难过故意造了一场梦给我,只要一直记得这是一场梦,我就不会难过。”


茂夫把日记放上书堆,按灭台灯,把十平米不到的小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复习了一遍美好的回忆,蜷缩在冰冷的被窝里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他上扬的嘴角逐渐拉平。



03.



结果还是有点在意几天前那个眼神,律稍微调查了一下。


那个人叫影山茂夫,和自己同姓。被欺凌的原因,好像是学习和体育都不好,为人又软弱。大致是会长“精英学园”计划除了小混混外最想清除的人。为首的欺凌者是浅桐美乃莉,转校生打压一个人来树立威信的手段实在不新鲜。毕竟,想要成为金字塔上层,就要先创造金字塔下层。


欺凌是这个国家每个学校阴暗角落都会上演的事,阶级固化下擅长自我厌弃的国民只有在把恶意加诸他人时才能获得认同感和地位提升感,同时对同一个人简单的爱恨容易加深集体的凝聚力,更不用说排除异己是人类的天性,太瘦小的太懦弱的太丑陋的,抑或只是不愿遵守他们扭曲社会规则的。弱者压抑的抽泣声汇成现代达尔文主义的悲歌,然后用整整一生治愈学生时代的伤口。


律见过太多这样的被欺凌者,远离人群,畏首畏尾,一惊一乍,不信任他人,不期待未来。可是影山茂夫和他们不一样,他会和同学同桌吃饭,即使没人关注他的反馈听到笑话也会浅浅笑一下;总是搞不懂一些很简单的问题,但坚持听课和上交作业;神情也总是恬淡平和——这是被爱着的表情。


一个无父无母的被欺凌者,是从哪里得到爱的呢?太有趣了。律嘲讽地想,在梦里吗?


他仰起头看天,一只黑鸟嘲哳着飞过,在深薄荷色的傍晚天空上划出长长的疤痕。这个位置能听到一墙之隔的小空地传来的对话声,影山茂夫也在那里。


“喂,和这种垃圾有什么好玩的?”清脆的女声。


“是……一只可爱的小猫,不是垃圾。”吞吞吐吐的男声。


“所——以——说,我是在跟那只野猫说话啊。”大概三四个人一起笑起来,声音乱糟糟的。


直到笑声归于寂静后,另一方也没有再出声。


“喂!说话呀!哑了吗!”


“这么说可不对,也许影山同学是学会了怎么和猫咪说话,忘了人话怎么说吧?”


“哈哈哈,快来喵一个听听啊!”


另一边还是沉默着,直到响起几声沉闷的肉体碰撞声。


“说!话!啊!听不懂吗!”每停顿一下,那种可怕的声音就传过来一次,人体撞到水泥管道砰的一声,骨头和内脏挤压的咯啦声,肌肉扭曲骨节摩擦的吱嘎声,但是没有求饶声,一次都没有。


律静静地听着,靠在墙上感受传过来的共振,远处飘来的“弃儿就是喜欢弃猫”等一系列议论声也完全消散了的时候,才走到那个半昏厥的少年面前,掏出干净手帕拂去他脸上的沙土,温柔而焦急地说“前辈是从水泥管上摔下来了吗?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好吗?”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居然还让你付账,实在是麻烦了。”茂夫有点无措地站在队伍外,突然憋出一句话。


“不,不麻烦。前辈的伤好点了吗?”律看着茂夫脸上的创口贴,安抚性地用指腹贴了贴。


“劳您费心,好多了。”茂夫向后退了半步,被不习惯的关心吓出了敬语。


队伍正巧排到,店员小姐用甜蜜100%的声音问:“请问需要些什么?”


“牛奶冰和草莓冰。”律下意识回答,说完才发现自己没有询问过茂夫的意见,连忙想补救。


“律怎么知道我喜欢牛奶呢?”茂夫不知何时凑得很近,一转头差点和他亲上,两人双双闹了个大红脸。


“咳,只是点了招牌。前辈能喜欢就太好了。”



“前辈今天不用参加社团吗?”


“啊……今天确实……其实我没有参加社团。”


“是回家有事吗?”


“……不是”


“前辈真特别,是不太喜欢面对陌生人吗?”


“嗯……嗯!”


“那朋友们呢?怎么不和朋友们去一个社团?”


“我……朋友比较少,”茂夫犹豫了一下,“倒不如说是我比较招人讨厌。”


谈话开始往期待的方向走,律换了个坐姿:“也许是你遇上了些坏人。”他半垂着眼睫轻声说,语气带有强烈的诱导性。


“大家都是好人,只是不太喜欢我而已。也许是我做错了什么……我不知道。”茂夫勉强地笑了笑。


“你有没有想过变强?”律抛出了另一个诱饵。


“变强?”


“人人生来自由,但一些人比另一些更自由。如果你很强,你就可以随意做自己而不怕被人讨厌,可以随意用别人对待你的方式对待别人,可以得到你想得到的所有东西!”律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这些话那么陌生,但又像在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过几百遍那样。它们几乎是拥有生命的,自动从嘴巴里蹦出来,好像等待被倾吐给某个人很久了。


“不,不是的!”茂夫在谈话中首次表现出强烈的情绪波动,把自己也吓了一大跳,“不管强弱都不能伤害别人,不管强弱都不能扭曲别人的意志!——律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好?”


“没什么,有点累了”律隐藏住有些狰狞的表情,岔开话题,“再不吃牛奶冰要化掉了哦。不好吃吗?”


“很好吃。”对面的人笑起来,眼睛眯得细细,“慢慢吃的话,比较不容易忘记它的味道。和律一起吃的牛奶冰的味道,想要一直记住。”


他毫不设防的温暖笑容像一颗被剥开糖纸暴露在空气中的奶糖,任何东西都能轻易玷污它。然而却让唯一的欣赏者生出一种莫名的烦躁感,“律”这个称呼,好像不应该是疏远的前后辈关系,而是更加亲密的,更加让人无力改变的,理所当然应该相互陪伴的……


心脏从未有过地酸涩和空虚,律想努力抓住这种感觉,可是一无所获。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他茫然地想,几乎有点恐慌。好像重重山峦守护着的宝物消失了,甚至连山峦本身都消失了,世界一片空旷的死寂。



芒果冰巨大的招贴画在阳光下泛出诱人的金黄色,他们在晚霞下挥手道别,茂夫最后说,“谢谢你,这是我近段日子里发生的唯一一件开心的事。”



04



雨水打在檐上淅淅沥沥,明明是很大的喧哗声,却让人昏昏欲睡。


茂夫用尽全力撑住摇摇欲坠的上眼皮,讲台上老师的讲课声却还是渐渐模糊了。


“影山茂夫。影山茂夫!”


“到!”他突然反应过来,站起来的动作太急带动桌上的文具叮铃哐啷乱响,好一阵才停下来。


“这一题的答案是?”


“我算不出来……?”他冲老师不好意思地笑笑,下意识觉得老师会像惯常那样无奈地回笑,下课把他叫过去补习。


出乎意料地,有点微胖的数学老师举着书疾走到他面前,怒斥道:“我上的课就这么无聊吗?”


“不,不是,对不起……”凑的太近,茂夫几乎能看见老师皱着的眉头夹层里泛着的油光。他羞愧地低下头。


“你为什么打瞌睡?”老师步步紧逼。


“我不……”



“啪!”



茂夫呆滞地望着老师手上的那本书,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脸上的灼痛是它带给自己的。班级里立刻响起了议论声“白痴”,“那家伙,整个僵住了啦”“好逊哦”,不知从哪个角落更是飞来一个纸团,正正砸在他的后脑勺,激起一片笑声。


恶意像是拥有形体,从四面八方拥挤过来,把影山茂夫挤成扭曲的形状,他觉得他几乎要无法呼吸了,胡乱地向老师道了歉后,从后门逃出了教室。


他跌跌撞撞奔跑在走廊上,沿途的班级玻璃窗上密密麻麻趴满了人,接触到他的视线就咧开一个巨大的嘲讽的笑——以他人的痛苦为快乐,简直像恶灵一样。


茂夫咬紧牙关闭上眼睛闷头向前跑,跑到四肢都酸痛了也没有跑到走廊的尽头,四周窸窸窣窣的笑声和议论声一直没停过,纷繁嘈杂使人头脑发胀。在逐渐模糊的意识里,泛起了牛奶变质之后发酸发涩的味道,恶心地附在校服和额发上,鞋袜进水的不适感紧随其后,双腿像逆着河流一样沉重。


他跑在没有尽头的地狱里,反复重温曾经遭受的恶意,勉力抓住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我要出去!”


但是为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出去呢?其实留在这里加入他们也可以啊。


这个想法甫一出现,茂夫的双腿立刻失去了力气。他之前是在靠意志力苦熬,一旦松懈就无可逆转地瘫软下去,他闭上眼睛,模糊中感觉那些形似恶灵的人类涌出教室围在四周,好奇地打量着他,试探着触碰他。


接下来是被吞噬吗?他在极度的疲倦中甚至隐隐有些期待。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好像有人拨开人群赶到他身边,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怀抱的主人颤抖着,后怕似的大颗大颗落着眼泪,明明是那么瘦弱的不堪一击的保护,茂夫却获得了充足的安全感。


他想回抱住那个怀抱,轻柔地告诉他“没事了,不要哭”,却只抱到了一片虚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那个为他穿越人海的身影像被擦去一样逐渐透明,世界重被冰冷的恶意填充。他想呐喊,却被恶灵的低吼淹没。


你是谁啊!茂夫突然有流泪的冲动。那一定是很重要,最重要的人,可是自己却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



“哈!”茂夫急促地呼吸了一下,从被窝中坐起来。


每次早上起床总是腰酸背痛的,他边刷着牙边想,简直和过量运动了似的。最近自己身体状态好像不太好,常常会莫名一激灵流下冷汗——就像,尝试从噩梦中苏醒。


改天抽个去看看医生吧,没有人关心就更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影山茂夫看着镜子里那张疲倦的脸,握紧双拳想要为自己鼓个劲。失败了。无力感像从骨缝渗出来一样掌控了他。



05.



“做这些事是为了缓解压力吧。”律突然说。


神室真司的背影僵了僵,此后变得比先前还要放松:“是啊。不过影山你既然明白,为什么还要加入?影山是想做学园英雄的人吗?”阴沉的学生会长难得开了个玩笑。


“我有自己的考量。”律冷冰冰地回。其实自己也没什么底气。


这样的态度不知道触及了学生会长的哪根弦,他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摆出了要倾诉的样子:“我啊,有个很优秀的哥哥,实在太优秀了,导致我一直生活在他的阴影里。我就算不是最优秀,但也不算差吧,可是他一直以来都是用看垃圾的眼光看我的,垃圾啊!我只是想要更多认可而已,不过分吧!”


他说到最后几乎有些哽咽。律深知这种事自己根本无法安慰,用沉默表达了最大的尊重。


自己没有这类问题,父母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自身也没有非常强烈想在学业方面更上一层楼的愿望。但是压力确是真实存在的,不知来由的空虚感,面对父母夸赞时强烈的不安和罪恶感。“我弄丢了什么东西”“我不配得到这种评价”这两种想法交替在他的胸腔里来回撞击,带来经久不息的闷痛。


不过“精英校园”计划说到底只是饮鸩止渴,看到别人因承受不属于自己罪恶而痛苦万分时那一瞬间的狂喜,还不足以抵消此后绵绵不绝的内疚。


“我回去了。”律最后说,把会长一个人留在天台上。


今天天气很好,傍晚的天空呈现蔚蓝和灿金混合的美妙颜色,落入律的眼睛全蜕变成沉沉积压下来的阴云。



这下麻烦大了。


“喂!前面那个小子!”刻意拖长语调和增加弹舌来模仿关西腔,不用扭头就知道是小混混,听脚步声还不止一个。刚好挑了个巷子口,估计跟踪了有一段时间了,只是自己心绪烦乱没有发现。


律扯了扯书包肩带,尽量不暴露出自己的紧张,缓声道“我身上没有带钱,能否让我回家拿一趟。”


“好——才有鬼!老子今天不要钱,就想打你一顿!”为首者手里的棒球棍拖到地上,摩擦砂石拖出滋啦一声响,“陷害鬼瓦大哥的就是你?”


啊,就知道这个计划会惹麻烦。


律不是会后悔自己决定的人,飞快想出了对策。其实只要打赢对方就行了,力量总会使人敬畏。当然,打不赢也没关系,这种校园小混混可没胆真的把人打残,明天自己鼻青脸肿“偶遇”校长时,自然会让这群人承担后果。


他一边想着,一边暗暗捏紧了拳头,其实打这种群架最重要的就是横,不管多少人打你,都揪着那个领头的打,只要抗住了最开始那一波,把领头的干趴了,乌合之众自然也就散了。


第一棍打在了律凸起的蝴蝶骨上,他全身抖了抖,顺势弓起背,一拳打在为首者的腰上,后者闷哼了一声,丢了球棍用拳头更加狠辣地往他门面上招呼。其他人也一拥而上,拳头雨点似的落在律身上,他咬牙受住了,对为首者的攻势没停,但还是因为疼痛而生理反射眼眶泛红。


“……停手啊”,巷子口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见没人理他又大声重复了一遍:“停手啊!”


律在混沌的痛苦中感觉有人冲过来抱住了他,球棒打在骨头上的痛苦隔了一层人体转化为颤抖。时间好像突然被按了暂停键,夏天闷热的草木香味从那个人粗糙的白T里蒸腾出来,蝉鸣突然鼓噪。他那么脆弱,几拳下来泪水和汗水就糊了自己一身;同时也那么强大,抱得异常紧,无比坚定让人恍惚间以为不会放手。


“还你的拥抱……”他在律的耳边呢喃道,后者不合时宜地心脏狂跳,试探着再凑近一点和他呼吸交缠,并因此激动到差点窒息。


直到他保持着这个保护的姿态昏厥了过去。


一不小心过了头,那几个混混对视一眼,撩下几句狠话匆匆离开。


律小心翼翼地挣脱了茂夫的怀抱,把他背起来就往医院跑,一路上累到脱力也不敢停,却难得心里一片宁静。



结束一切治疗措施一起走出医院时,天已经黑透了,没有月亮的天空里,星星亮得吓人。


律踌躇许久,还是问道:“明明我们才见过一面,为什么会不顾自身安危冲上来救我?”


“我们见过吗?”茂夫反问,眼睛里是不能作假的迷茫。


这个回复太出乎律意料之外,导致他下一个问题“什么叫还拥抱”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


“我只是看到你被欺负,下意识就冲了上去而已。”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用感谢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冲上去了,身体比脑子还要快。”


律停下脚步借着路灯光仔细端详茂夫的神情,在最迷茫的状况中找到了一点点清明。有什么地方不对,不只是他忘了自己这件事情,还有双方没来由的羁绊,比如自己给他点了牛奶冰,比如他不假思索地冲上来抱住自己。


是我们共同失去过一段记忆吗?不,没有那么简单。


像是摸到了补丁的一个线头,律顺着翻出了诸多漏洞。


为什么自己对变强有近乎变态的渴望?为什么自己会支持“精英计划”?为什么自己会为父母和他人的高评价产生自卑的痛苦?


世上一切都有因果,就像有光就会有影,如果粗暴地抹去其中之一,那留下的部分一定错漏百出,经不起推敲。


律突然想起上次分别时茂夫对他说的话,险些汗毛竖起。他说“这是我近段日子里发生的唯一一件开心的事。”就律对他的了解而言,他从不说谎,也不会夸张,他说没有发生过任何其他的开心事,那就是一件都没有——事实证明,就连这一件茂夫现在都忘了。而一个人不管运气有多差,总能遇到一两件好事的。


这是一个虚构的世界。有人刻意给影山茂夫营造了一个没有任何善意的世界。连自己,都是被提取了恶意后不完整的自己。



茂夫发现身边的后辈在自己回答完问题之后脸上表情就风云变幻,担心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皱着眉头碰了碰他的手:“律?”


优秀的后辈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用全然不同的眼光看他,原本奔波了一天的疲倦一扫而空,整个人神采奕奕到不自然。


“我明白了。”他灿烂地笑着“前辈,我明白了。那个人很厉害,但他犯了一个错误。”


“什么……”茂夫的话被唇舌堵住,后辈握住他的手腕侧身过来,给了他一个浅尝辄止也甜蜜无比的吻。


“好的也是,坏的也是,以前的也是,未来的也是,无论哪一部分的律,都爱着你。连世界都是假的实在让人不安,然而有虚构的世界就会有真实的世界,一想到那里的我也一样爱着你,我就一点也不害怕了。”


后辈湿热的吐息拂过耳畔,喟叹般的调子让影山茂夫本来就已经通红的脸热到几乎可以煎鸡蛋。他讷讷开口:“律在说什么,我有点没听懂。”


“你反感吗?”律突然转移话题,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啊……不。”


“喜欢吗?”


“……是的。”影山茂夫把头整个埋进膝盖里,小声回答。


“那前辈估计很快就会忘记这个吻了,真可惜。”律调侃道。


“不,我不会忘记的。”茂夫似懂非懂地否认道,脸红还没退,看起来态度坚决。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律的眼睛里又浮起一抹隐忧,“我发现了问题没有用啊,还是要前辈自己想起来才行。”


“不过我相信一定可以的,毕竟那个世界的我,完整地爱你。”




*原世界的律“为什么是兄弟???说好的前后辈甜甜恋爱呢???”


*设定是茂夫每天做的梦都是在加深痛苦记忆遗忘美好记忆,进入世界时是记得一切的,逐渐被洗脑洗掉。律是反情况,是最上创造的的律的恶人格,是不记得一切的,逐渐推演出来。其实希望文章里能讲清楚啦,看到这里才明白的同学可以回去再看看小细节哦。


*原来篇幅还要更长,情节还要更虐,后来我来不及了……拖延症……还有一些漏洞要补比如日记上的字是会被最上清空的,还有前面有个房间整洁的伏笔是为了和下文逐渐迷失之后脏乱房间对照的等等等等,这篇文伏笔挺多没点出来的,应该挺有意思。


*感谢观看,表白各位催我死限的老师们,尤其 @保持健康 







                                                              


🌈[企划]2019影山律24H生贺。

期待(≧▽≦)

夏鸣汀:

“扑通,扑通……”看到这个人便产生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让他瞬间就湿了眼眶,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在口中转了半圈就不假思索的喊了出来:“律!”在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空,他们的爱仍在继续——




策划/文案:汀汀@夏鸣汀/灵能百分百


CP:律茂/律茂律无差。


00:00 - 文 - 汀汀(前生今世+人鱼)


01:00 - 画 - 执执@保持健康(狼人X恶魔)


02:00 - 文 - 薄荷糖@薄荷糖(最上世界)


03:00 - 文 - 鸦鸦@鸦呀呀呀(HP)


04:00 - 画 - 密洛@洛色黎明(前生今世)


05:00 - 画 - 影山肆@流泪溏心蛋(未来)


06:00 - 画 - 团团@酒精棉(春琴抄)


07:00 - 文 - 琴夏@琴夏(人类X精灵)


08:00 - 文 - 马丁@城北马丁买城南马甲(时间循环)


09:00 - 图 - 铃子@K铃子(双偶像)


10:00 - 画 - 夏末子@旋转跳跃末末子(阴阳师)


11:00 - 文 - AA@直到我的尸骸上也长满你爱的鲜花(小狼崽X不死魔女)


12:00 - 文 - 百浪@百浪多息(原著向)


13:00 - 画 - 鱼鱼@鱼日天拉面师傅(校园不良)


14:00 - 画 - 念念@极彩色念想(大正)


15:00 - 画 - 炮兽@Paoss(双模特)


16:00 - 文 - 徽徽@星屑苏打水(黑道X警察)


17:00 - 画 - 砜糖@一颗小砜糖(爱丽丝)


18:00 - 文 - 蓝川@蓝川(ABO-AA)


19:00 - 画 - 阿瑞@阿瑞瑞(杀手)


20:00 - 文 - 北极@北极好冷(宇航员)


21:00 - 画 - 元深@元深儿(机器人)


22:00 - 画 - 奶昔 @奶昔昔昔昔(架空仙境)


23:00 - 文 - 箱子@白云老哥(妖怪)


24:00 - 文 - 阿绿@生不如牛奶的阿绿(双女装)




「哥哥是我世界的根本。」


「要创造适合哥哥容易生存的环境」


「律,你想要推开我也没有用。因为我们是兄弟。」




非常感谢各位老师一起搞事情,真的是非常的开心!真的无比期待当天的粮食啦!特别鸣谢蓝川川,阿执和团团!在没有人顶上之前各有俩小时辛苦啦quqqq!最后给所有老师笔芯鸭!❤️


接下来的掉落敬请关注2019影山律24H生贺